<table id="rxrij"></table>

      <pre id="rxrij"><strike id="rxrij"></strike></pre>

      掩蓋過后,關于美國細菌戰的真相終于大白了!

      來源:中國日報網
      2022-05-13 15:47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當地時間4月5日,韓國釜山民眾舉行示威抗議,反對美軍基地內的生物實驗設施。(圖片來源:新華社)

      基于日本臭名昭著的731部隊的技術,有關朝鮮戰爭中生物攻擊的證據越來越多

      1952年12月6日,朝鮮戰爭還在激烈進行,美國海軍陸戰隊第一航空兵聯隊參謀長弗蘭克·施瓦爾貝(Frank H. Schwable)做出了震驚世界的懺悔。

      “我要說的話不是為任何人辯解,包括我自己,我只是把真實無誤的直接觀察報告出來,每位軍官當第一次被告知美國在朝鮮進行細菌戰時,都感到無比震驚和羞愧?!彼f。

      施瓦爾貝是38名被朝鮮和中國軍隊擊落并俘獲的美國飛行員之一,其中有36人是美國空軍軍官。他們所有人都承認,曾執行過向有人居住的村莊投擲含有細菌的炸彈的任務。然而,在戰后返回美國之后,他們又全部翻供,聲稱在被俘期間遭到酷刑和教化。

      杰弗里·凱伊(Jeffrey Kaye)

      專門研究酷刑受害者評估的專家杰弗里·凱伊(Jeffrey Kaye)指出:“雖然在對所有情況下的任何戰俘供詞進行評估時,假設存在某種程度的脅迫是很重要的,但證人證詞的有效性最終取決于他們所說的內容可以在某種程度上被證明”他也是2016年出版的《關塔那摩被掩蓋的真相:海軍罪案調查處對穆罕默德·哈納希和阿卜杜勒·拉赫曼·阿姆里“自殺”的調查》(Cover-up at Guantanamo: The NCIS Investigation into the "Suicides" of Mohammed Al Hanashi and Abdul Rahman Al Amri)一書的作者。

      在對“難以獲得的、高度詳盡的、原始的”戰俘供詞進行了仔細研究之后,凱伊認為這些供詞“內部一致且相互印證”。

      其中一個例子來自施瓦爾貝、海軍陸戰隊的羅伊·H·布萊少校(Major Roy H. Bley)以及空軍的沃克·馬胡林上校(Colonel Walker Mahurin)的證詞。三人都表示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Joint Chiefs of Staff)在1951年10月下達了繼續實施細菌戰的命令,施瓦爾貝和馬胡林都強調在戰爭最初幾個月里生物武器的使用具有實驗性質。

      2010年3月,半島電視臺(Al Jazeera)英語新聞節目“人民與權力”(People & Power)對生物武器的指控進行了調查,揭露了美國國家檔案館(US National Archives)中一份被解密的最高機密文件。該文件顯示,1951年9月,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發布命令,開始“大規模實地測試……以確定特定生化武器在作戰條件下的有效性”。

      密集審訊

      美國作家丹尼爾·巴倫布萊特

      事實上,根據《人性的瘟疫——日本細菌戰秘史》一書的作者、美國作家丹尼爾·巴倫布萊特(Danial Barenblatt)所說,那些承認參與了細菌戰、之后被遣返的戰俘在回到美國后,就立即受到了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的密集審訊,并且還被威脅要以叛國罪上軍事法庭。巴倫布萊特的這本書深入探討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的一段黑暗時期,華盛頓的決策者們以及道格拉斯·麥克阿瑟將軍(General Douglas Mac-Arthur)的在日本的占領當局給了臭名昭著的日本731部隊前成員豁免權,以換取日本生物武器試驗的信息。

      1932年至1945年間,該部隊在中國各地發動了多次細菌戰,這些攻擊有時會被稱為“試驗”。他們通過在中國哈爾濱市平房區的總部進行的包括活體解剖在內的人體試驗,獲得了這些信息。

      日本靜岡大學(Shizuoka University)歷史教授森正孝(Masataka Mori)2010年在英國《每日電訊報》(The Telegraph)的采訪中透露稱,戰爭爆發后,幾名731部隊的前成員告知他,石井四郎(Shiro Ishii)曾與兩名頂尖研究人員前往韓國,“為美國人提供戰略建議”。1952年3月的日本《朝日新聞》(Asahi)也曾報道這一說法。

      根據《每日電訊報》的報道,森正孝后來多次前往朝鮮研究這一課題。他還注意到,“日本軍隊在中國使用的疾病和武器與據說美國針對朝鮮的目標所部署的武器之間有著驚人的相似性”。

      其中一名被俘美國飛行員肯尼斯·伊諾克(Kenneth Enoch)告訴審訊人員,他被命令在任務報告中將細菌彈作為“啞彈”匯報,“以保持機密”。在《每日電訊報》的這篇報道中,前往朝鮮的記者通過對一位目擊者的采訪了解到,1952年冬天這位目擊者的父親死于炸彈,而這些炸彈“在擊中地面后沒有像一般的武器那樣引爆,而是打開并釋放出成千上萬的蟲子”。

      美國空軍歷史學家多蘿西·米勒(Dorothy Miller)1952年的一項研究顯示,到1950年10月,“7種生物武器被判定可以使用”。這項研究是一份在1978年被解密的絕密文件,其中的一些內容遭到了刪除。研究指出,到1951年底,“羽毛炸彈的研制……使針對谷物作物的打擊產生即時影響成為可能”。

      英國研究人員彼得·威廉姆斯(Peter Williams)和大衛·華萊士(David Wallace)在他們1989年的《731部隊:日軍秘密中的秘密》(Unit 731: The Japanese Army's Secret of Secrets)一書中引用了一位英軍副排長的證詞,稱美國可能采用了通過羽毛進行傳染的石井式方法。

      1950年11月,在所有聯合國部隊匆忙撤離朝鮮的時候,這位在米德爾塞克斯團(Middlesex Regiment)服役的英軍中士卻看到“身穿沒有標記工作服、戴著手套、穿著派克大衣、面戴口罩的人,正挨家挨戶從容器中拔出羽毛,并把它們到處撒”。這件事發生在中國人民志愿軍赴朝作戰一個月后。

      1952年3月,時任中國總理的周恩來給聯合國秘書處發了一份電報,對美國空軍實施的生物武器攻擊提出了詳盡的指控。在隨后的6月至8月份,由總部位于赫爾辛基的世界和平理事會(World Peace Council)的支持下, “調查在中國和朝鮮的細菌戰事實國際科學委員會”(the International Scientific Commission for the Facts Concerning Bacterial Warfare in China and Korea)赴朝鮮和中國東北地區進行了實地調查。國際科學委員會來自英國、法國、意大利、瑞典、蘇聯等國家的頂尖專家組成,由世界知名的英國生物化學家、科學歷史學家李約瑟(Joseph Needham)率領。他曾任中英科學合作館(British Scientific Mission in China)館長,當時731部隊及其分支機構正在中國各地發動生物戰。

      雖然僅允許接觸4名承認生物武器的美國戰俘,但國際科學委員會在1952年的報告中明確表示,“國際科學委員會的結論完全基于身體檢查、檢索物證、物理分析和采訪目擊者的經驗證據”。

      數百名證人的證詞“太簡單、太一致、太獨立”——引自國際科學委員會的報告——讓人懷疑,國際科學委員會別無選擇,只能做出結論,“若非完全相同,美國空軍在朝鮮使用的方法也與二戰期間日本用來傳播瘟疫的方法非常相似”。

      1986年,86歲的李約瑟在去世前9年接受采訪時說,他“百分之百肯定”有關生物武器的指控是真實和正確的。李約瑟的學術品格極少受到質疑,但他似乎非常敏銳地意識到這份報告在發布之初以及之后遭到的無視與不認可。

      在2008年的一篇文章中,美國研究者彌爾頓·利滕伯格(Milton Leitenberg)就質疑了生物武器指控的正確性,質疑所謂昆蟲傳播的生物武器(襲擊)發生在冬天?!埃ㄖ袊统r)的報告稱,在雪地上發現了昆蟲,但它們是會被凍死的?!崩襁@樣說。

      然而,早在1947年5月6日,麥克阿瑟向美國陸軍部發送了一份絕密的無線電電報。為了說服華盛頓與731部隊的成員達成秘密協議,麥克阿瑟表示,該部隊負責人“聲稱具備廣泛的高水平理論知識,包括生物武器在防御和進攻方面的戰略和戰術應用,并對遠東地區使用的最佳生物武器制劑和在寒冷氣候下使用生物武器進行了一些研究”。

      1998年,日本右翼報紙《產經新聞》(Sankei Shimbun)的記者內藤康夫(Yasuo Naito)聲稱,在莫斯科的蘇聯檔案中發現了一些文件,其中詳述了一場為制造美國生物武器襲擊的虛假證據而精心設計的騙局。

      美國科羅拉多礦業大學(Colorado School of Mines)歷史教授肯尼斯·奧斯古德(Kenneth Osgood)在3月29日給美國《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寫的文章中引用了上述文件。奧斯古德稱中國和蘇聯針對細菌戰的行動是“冷戰時期最大的謊言之一”,他寫道:“蘇聯(U.S.S.R)解體后的歷史研究證實了這一點。蘇聯部長理事會(U.S.S.R.'s Council of Ministers)在1953年舉行的秘密商議中承認,‘對美國人的指控是捏造的’?!?/p>

      對此,巴倫布萊并不認同?!袄窈土硪晃幻绹芯空邉P瑟琳·威瑟斯比(Kathryn Weathersby)同為伍德羅·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Woodrow Wilson Center)冷戰國際史項目(Cold War International History Project)的研究員,他們在內藤康夫聲稱找到蘇聯檔案的同一年發表了那些文件,而在那之前的幾個月,西方出版了自1952年國際科學委員會報告以來的第一本完全關注美國在朝鮮進行細菌戰的證據的書?!?/p>

      加拿大歷史學家斯迪芬·恩迪克特(Stephen Endicott)和愛德華·哈格曼(Edward Hagerman)在《美國與生物戰:冷戰初期和朝鮮的秘密》(The United States and Biological Warfare: Secrets from the Early Cold War and Korea)一書中反駁指出,針對美國的指控是真實的。

      “內藤從未提供過其所聲稱的文件的檔案登記冊或者明確的文檔識別信息, 20多年來,這些文件僅作為原件手抄副本轉錄的材料提供,沒有復印件或照片?!卑蛡惒既R補充說,“這是一個值得注意的例外,一份被拍攝的毛澤東給斯大林的電報,連同一份同樣被公布和拍攝的斯大林給毛澤東的回復電報,但不在內藤的那批文件當中,肯定了對美國細菌戰的指控是真實的。電報內容顯示,毛澤東和斯大林相信生物戰爭報告的準確性,并認為需要對平民進行保護?!?/p>

      2013年2月,為紀念朝鮮戰爭60周年,美國中情局在網上發布了超過1300份文件,其中包括24份該機構分析人員在1952年截獲的來自共產黨軍隊的無線電通信,里面描述了美軍飛機實施的生物武器攻擊。

      在1952年2月26日的一次截獲報告中,一支沒有確認身份的中國部隊說:“昨天發現,在我們的宿營地有大量來自敵方飛機的細菌和病菌。請立即向我們提供一批滴滴涕,以便對抗這種威脅?!?/p>

      “這些信息是實時引用。這些人(中國人和朝鮮人)并不是裝出來的,他們甚至不知道自己正在被竊聽。這些信息還表明,共產黨當局正在對生物武器襲擊的報告進行醫療盡職調查?!眲P伊指出,在另一份截獲的信息中,一名朝鮮衛生官員被派往一處被認為是襲擊地點的地方,并報告說蒼蠅“不是由細菌武器造成的,而是當地的化肥引起的”。

      中情局的報告分析了這一攔截稱“這是第一個監測到的實例,一支共產黨的組織調查并提交了一份關于美國使用生物武器的負面報告”,這表明還有其他此類調查,證明生物武器的存在。

      “我們不要忘記,在二戰期間,中國人遭受了人類歷史上最大的生物攻擊。 因此,他們的軍隊和科學家能夠識別生化武器襲擊?!眲P伊說。

      考慮到沒有針對生物武器攻擊的書面命令或其有效性的事后報告,凱伊呼吁美國政府更加公開,因為美國政府一直在積極“編輯文件和隱瞞信息”。

      “另一方面,這是美國軍方的典型做法,可能被視為有高度爭議或者極為機密的命令就不應該被寫下來,只能口頭傳遞?!彼f。他所指的是,施瓦爾貝對執行傳播霍亂、斑疹傷寒和黃熱病任務的口頭命令的描述,這是來自參謀長聯席會議的命令。

      肯尼斯·伊諾克在被俘期間手繪的美國在朝鮮戰爭中所使用的細菌彈圖紙。(圖片來源:《中國日報》)

      否認虐待

      另一名未擊落的肯尼斯·伊諾克在1952年4月一份長達8頁的供狀中寫道:“他(一名上級)告訴我們,我們飛機上的兩枚機翼炸彈是細菌彈,要以最高500英尺的高度和每小時200英里的最高空速在(朝鮮)桓仁(Hwanjin)投下?!?/p>

      1955年,伊諾克返回美國,在軍事攝像機的記錄中,他聲稱自己之前的供詞“全都是假的”,說“他們(中國人)威脅我,一再威脅我,如果不合作,我就永遠沒法活著離開”。

      而2010年的時候,伊諾克在得克薩斯州的家中接受了半島電視臺英語節目的采訪,當時85歲的他又否認了被俘虜后他受到了虐待或教化。

      “事情的難點在于,肯尼斯·伊諾克1952年供詞中詳細描述的許多日期和地點后來都被證實是準確的?!痹摴澞康臄⑹稣哒f,

      也許最有力的指控還要來自受害者及其親屬,以及那些當時和后來堅持與他們交流的人。

      “我去了朝鮮,和遭受細菌戰影響的人見了面。他們把自己的故事告訴了我,(他們)淚流滿面,臉上都是憤怒?!鄙⒃诮邮堋睹咳针娪崍蟆凡稍L時說,“他們告訴我事實發生了什么,我沒法質疑這一點?!?/p>

      (編譯:高琳琳 編輯:韓鶴 吳艷鵬)

      為你推薦

      換一批
      中國日報網版權說明:凡注明來源為“中國日報網:XXX(署名)”,除與中國日報網簽署內容授權協議的網站外,其他任何網站或單位未經允許禁止轉載、使用,違者必究。如需使用,請與010-84883777聯系;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日報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其他媒體如需轉載,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如產生任何問題與本網無關。
      版權保護:本網登載的內容(包括文字、圖片、多媒體資訊等)版權屬中國日報網(中報國際文化傳媒(北京)有限公司)獨家所有使用。 未經中國日報網事先協議授權,禁止轉載使用。給中國日報網提意見: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
      亚洲av无码专区国产乱码不卡,无码专区视频精品老司机,中文字幕一区日韩精品,班长是班级的公共玩具作文